曲阜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【江南】死亡话题(小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9:24:18 编辑:笔名
兰教授的“死亡话题”大课,一下子把我的计划打乱了。
一大早我就爬了起来,朝外看看,是个好天,无风,无霾,依然明媚的秋阳把大地照得暖暖的。我想,这是上天对我的怜悯和眷顾,在我走向人生归宿的时刻,赐给我一个好天气,减少一些我对这个世界的遗憾。
我细心地整理好床铺,被子叠得方方正正,有楞有角,像菜市场切割整齐的彩色豆腐块。然后开始拖地板,一寸一寸地拖,拖不到的地方缝缝隙隙,改拿湿毛巾擦拭。又然后,我坐进书房,清理来往信件,无关紧要的放一堆,带有隐私性质、有可能死后引起妄加猜测的信件,全部放进洗脚盆,付之一炬。我是个完美主义者,即便是死,也要死得好看,死得尊严。之后,我挑一张绝无瑕疵的白色信纸立下遗嘱,拿上准备好的一整瓶安眠药,凄然锁上房门,穿越繁华而噪杂的街道,走向城外一个森林茂密,野花遍地,流水潺潺的去处。
那是我事先选好的死亡之地。
至于死亡的原因,我不想说给任何人,包括父母,哥姐,闺中密友,一个也没有。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隐秘的一角,没必要什么东西拿出来晒给别人看。同时我也希望,熟悉我的所有人,面对我镶了黑边的遗像,不要妄加猜测。唯一可以说明的是,我活腻了,活烦了,失去了存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。
出门时我唯一带走的是一个暗色的蛇皮包,那是我的最爱,包面有一株似有若无的兰草,米粒般的黄粉色花朵点缀在绿叶之间,秀气,有味。里面装着临时补妆用的镜子、眉笔、口红,还有一叠面巾纸。
路过江大,我顺脚走了进去。我大学就是在江大上的。刚进门就发现一纸海报,是兰教授的大课通知。兰教授教过我,是个很可爱的老头。从入学到毕业,没见老头发过脾气,脸上始终堆满了微微笑意,深沉自然,自信而又得体。他的微笑是江大的招牌。听同学说,老头身子不怎么好,一直在家休息,今天怎么上起大课来了?而且主讲“死亡话题”——一个与我息息相关的话题。
见见老头,听听老头如何阐释死亡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兰教授瘦多了,原先圆鼓鼓的脸变长了,眼窝深深地陷了进去。不过,目光却一如既往,锐利而睿智。老头显然认出了我,对我点点头,微笑了一下。
老头的大课讲得有声有色,幽默风趣,不时被掌声打断。
可我却有些失望,大课名曰“死亡话题”,可他却极少使用死亡二字,谈的却是他童年的梦想,风华正茂的初恋,大学生运动会拿到的金牌,以及几部得意之作的精华要义。终于,老头谈到了死亡,他说,我谈这些,无非在寻找生命的意义,获取生命的 ,人活着,每一天都在体现生命的价值,想到此,无论生死,也就变得普通而自然……
我认为老头的话太空,太大,没什么实际意义,甚至,对于我来说,是一种言外的讽刺。人们散去之后,我拦住老头,开始发难。我说,兰教授,假若,您只有20多岁,你爱的人无情地背叛了您,欺骗了您,把您当成一块破抹布扔掉;假若,您身患绝症,不久于人世,您还会这样夸夸其谈,对待生死吗?
兰教授审视我一会,浅浅笑了,说,我会的,孩子。他说时有些黯然,有些伤感。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,伸出枯瘦的手抚上我的长发,滑动着,落到我肩上,轻轻拍了两下。又说,如果你有兴趣的话,可以来找我,继续探讨这个死亡话题。
为了这个话题,我放弃了当天的死亡计划。回到家里,做了一顿好吃的,狼吞虎咽塞饱肚子,然后美美地睡了一觉,睡得无忧无虑,睡得一塌糊涂。
第二天我直奔江大,去找兰教授。老头却不在,到另一所大学讲他的“死亡话题”。
第三天再去,老头又去了另一座城市另一所大学。
我一直等了两个月。这两个月,在等待和兰老头探讨中度过,虽然急迫,却也平静了许多。当我再次见到兰老头时,老头已经变成一幅镶了黑边的遗像,挂在他家客厅正面墙上,平板,抽象,不过他招牌式的微笑还在,招呼我说:我知道你会来的。
兰夫人告诉我,老头早就确诊为胰腺癌晚期,并大面积转移到肝脏和脾。可他坚持着要上大课,他只是想告诉人们,活着是美好的,而死亡也是美好的,但必须是耗尽生命能量的死亡。

共 1578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死亡,是生命的另一种航行,也是每个人无法逃避的最终归宿。每个人,应该把人生的第一次航行走完,不管征途有荆棘,有礁石,有苦恼,有挫折都要坚持到底,把自己的人生价值毫不保留的留在美好的人世,那才是美好的永恒的,在死后唯一可以延续在世上的东西,而这个东西需要灵魂潜在的奉献精神来铸就。作品形象地阐述了这个深刻的哲理,对人有很大的启迪,真可谓是举重若轻,虽死犹生,深入浅出,大道中庸。倾情推荐!【编辑:嫣然盼晨曦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06-14 19:19:49 死亡,是生命的另一种航行,也是每个人无法逃避的最终归宿。老人差点中风饮食
小儿上火
简单的方法换纸尿裤
孩子上火吃什么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