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阜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拐角就是意外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8:14:36 编辑:笔名

人的一生,不知要拐多少个角,不是遇到爱,就是别的意外。  拐角遇到爱,是一种希望,一种梦想。他的妻子也不赞成他再遇到爱,和谐的夫妻感情也没有让他想过再遇到爱,他也不奢望再遇到爱。但是,不遇到爱,却不能不排除不遇到别的意外,尤其是在拐角处。所以,黑兔总是特别小心,尤其是在拐角处,他总会放慢速度。  他刚一拐角,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她的脸几乎就要贴到他的脸,娇好的面容绽出嫣然一笑,一股香气扑面而来,他感到自己就像一片雪花飘到了温暖的火炉边一样立即就融化了。  他也微微一笑,正要说声抱歉,还没出口,却见那姑娘伸手弯到她的屁股后抓了把屁灌进他的鼻子里,她的屁就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的开头一段命运扣门的声音一样。  黑兔惊愕之间也没注意到屁的味道。  “跟我走吧。”那姑娘轻声说道,娇好的面容又绽出嫣然一笑。  恍惚之间,他们就到了海边的沙滩上。  月光明媚,波澜不惊。浪里,滩上,到处攒动着人影。  一个人突然来到黑兔身边,摘下自己的头颅,塞到他的手里,说:“帮我拿住。”然后猛地扑进海里。  那姑娘抢过头颅,扔进海里,对黑兔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  头颅像皮球一样海浪里飘动着。  “他的头怎么办?”  “不管他,他自己知道处理,他可以重新装上去。”  他们又来到一个屠宰场。  一个人光着身子从外面跑进来,对黑兔嘿嘿一笑,然后就躺倒在案板上。另一个人又望着黑兔嘿嘿一笑,然后举起刀,连砍几刀,把头颅和四肢放到一边,又剖开胸腹,挖出血淋淋的内脏。  “他就这样消失了!”黑兔一阵嘘唏。  “没有,我还可以重新组合。”那个案板上被分解了的人又突然站在黑兔面前。  黑兔突然睁开眼睛,是一个梦,不过还不算恶梦,他也没感到好恐怖,只觉得很荒谬。奏起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的美女的长屁,摘下来还可以装上去的头颅,被砍成几块还可以重新组合的躯体,拐角处,屠宰场,预示着什么呢?他努力地回忆着梦里的情景。  又到了一年的拐角处,春节一天一天逼近,已进入倒计时,千头万绪的事绞在一起,一团乱麻。很多事情都必须在春节前十天全部办完,尤其是那些豺狼虎豹鸡猫鼠狗的红包,必须如期送到,否则,美女的长屁就会扣响你的命运之门,头颅被摘下的不是别人而是你,在屠宰场里被砍成几大块的是你也不是别人,而你又没有魔力重新装上头颅重新组合躯体。  然而,红包又怎么包呢?虽说是经济危机,但豺狼虎豹却不会管你那么多,你危机,他们还要添置别墅不要钱吗?他们K歌吃花酒不要钱吗?他们的八奶九奶小白兔小花猫小姐们不要钱吗?你无奈,那些鸡猫鼠狗们就不无奈吗?  “红萝卜,咪咪甜,看到看到要过年。”童年的歌谣又在黑兔的脑海里回荡起来。童年的春节多好啊!  小时候一直盼望春节,过了春节就盼春节,巴不得天天都是春节。现在不想过春节了,不仅仅是春节,任何一个节日都不想,都不盼,都很头痛。快乐的春节只是属于童年的,当然也是属于那些豺狼虎豹鸡猫鼠狗的。  黑兔的眼前又浮现出上一次那个拐角处的情景。黑兔办厂没办起来,开餐馆也不顺,都关了,便继续他的老本行,经营日用品,因为要给超市供货,超市要增值税票,所以不得不又注册了一家公司,虽然是一般纳税人,但实际上却是小规模的贸易公司,养家糊口而已,所以账簿也不很健全,这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。狼于是找岔子来了一趟,他威胁黑兔说要把他交给稽查局。黑兔怎么求情他都不理,送东西他不要,送红包他也不要。狼吼得很凶,声音很大,玻璃窗都在震动。  “如果真的把我们查封了,甚至要整我去坐牢,你们怎么办?”黑兔来回踱着,像是自言自语,又像地在对夫人说。  黑兔夫人眼睛红红的,茫然凝视着窗外,许久才扔出一句:“那些狐朋狗友呢?怎么不找找他们?”  “都是吃人的,猫都不是吃素的,关键时刻他们更要露出锋牙利齿。”  黑兔有些后悔,当初不应该把什么都寄托在狗老板身上。  当时狗老板拍胸打脯的口口声声说:“你如果自己聘会计,会计说走就走,突然跑了,全部责任都是你的,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,你还是找我们会计代理公司比较安全。当然你自己也要有会计,你的会计做内部账,税务方面的事我们去帮你摆平。”  但麻烦真的来了的时候,狗老板一飙就飙得老远,当然也没忘了送一箩筐漂亮话:“我跟局长倒是比较熟,但这种事还得找狼本人,我跟狼却不熟,局长也不便去找他。我打听打听,看看谁跟狼比较亲近。”  黑兔等了很久也没等来狗老板的电话,也就不再对狗老板抱什么希望了,看来还是得自己出马。  如今之计只有找找狐狸试试,狐狸跟狼是同事。但黑兔已经有差不多三年没跟他联系,更没有跟他进贡,他会不会买账呢?  事不宜迟,也别无选择,黑兔犹豫了许久,终于硬起头皮,拨通了狐狸的电话。  “狐哥吗?你好你好你好,我是黑兔,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。”  “你好你好你好,我也好久没听到你的声音了,现在在干什么?”  “我到福州去呆了三年,修养,治病,人到中年,身体的零部件都老化了,松动了,生锈了。现在回泉州了,快半年了吧。我遇到一点麻烦,你看看怎么办比较好?”黑兔把情况讲了一遍。  “以前有没有跟狼联系过?”狐狸问。  “没有。”  “那就有点麻烦了。当初你注册公司的时候为什么不来找找我,先疏通疏通,也就没事了。”狐狸又说道,“我马上跟狼打个电话,你等我的电话。”  狐狸果然很快就回话了,前后不到十分钟。狐狸说:“我跟狼说了,我说黑兔是好兄弟,千万不能立案,千万不能交给稽查局。他说你的态度很不好,不配合。”  “绝对没有这样的事。你跟我接触了那么久,我的态度我的处世你是很清楚的,我绝不可能不配合。”  “我知道,所以我跟他说了你一定配合一定配合。”  “现在我该怎么办?”  “你买点东西,晚上七点左右到他那里去,不要到他家里,就在楼下给他打电话。”  “买点什么东西?”  “这就看你了。”  “我确实不懂,不知道该买些什么。”  “那就买条软中华和一瓶高度的五粮液。”  “这样行吗?”  “也要值一仟多块钱,可以了。”  “我先跟他约一下吗?”  “你直接去,而且只能说是顺便去,才能表明你的诚意。”  黑兔还是觉得心中没底,便又给黑猫打了个电话。黑猫是狗老板聘请的财务经理,他给黑兔留下的印象还不错,还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猫,所以黑兔遇到什么事也愿意跟他说说。  “送烟酒恐怕不好,现在都兴包红包。”黑猫说。  “包多少比较合适?”  “我也不太清楚,我帮你问问行情。”  几分钟之后,黑猫就回电话了,“你开公司都快三年了,一直都没包过红包,也一直都是狼在管,这次恐怕要包重一点。”  “多少?”  “狗总说恐怕要五仟。他妈的,他真的是他妈的狼啊,喜怒无常。他原来是个什么科的科长,没爬上去,反而被贬下来了,找不到出气的地方,就找纳税人出气,变态,手又长。还有比他更凶的,当了两年税官,赚了栋别墅,就改行了,他妈的。”  黑兔早早地来到狼的楼下,一看才六点四十,还差二十分钟才到七点,没到七点打电话恐怕不太合适。那二十分钟很难熬,他来来回回走来走去。夜色张开血盆大口,一口便将他吞了下去,还没品出味道。霓虹灯闪闪烁烁,似乎在嘲笑着他,为什么不变成狼,却要投胎为兔?但要投胎何物,却由不得他选择呀。他自嘲地笑了笑,但被夜色掩盖着,没有谁看见他的自嘲的笑。  好不容易到了七点,他拨通了狼的电话。  “狼哥吗?你好你好你好,我是黑兔。”  “你好你好你好。”狼的声音变得像人的一样动听了。  “我路过你这里,顺便拜访拜访你,我现在就在你楼下。”  “哎哟,不巧,我现在正在外面有事。”  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  “恐怕很晚了。”  “什么时候?”  “恐怕要十点。”  “那我就十点钟再来。”  “你不要来了不要来了。”  “那你先忙吧,我等会再跟你联系。”  黑兔于是又向狐狸汇报了一下情况。  “他也许在家,他是要考考你的诚意,都是这样,又要做婊子,又要立牌坊,你就晚上十点再去,如果他还是不见你,你就明天晚上七点再去,基本上要三顾茅庐。他已经说了,不报稽查局立案了。”  “要不什么时候你跟他约约,我们在一起坐坐,喝喝酒唱唱歌吧?”  “这样不好,花的钱更多不说,我跟他在一起也不方便,很微妙的。就这样吧,你等会儿再去。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,等会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,我人不太舒服,要早点睡。”  黑兔又提前来到狼的楼下,到了十点才跟狼打电话。  “不要客气,都是自家兄弟,我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见你的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打个电话就可以了。”狼说。  黑兔无奈,只好第二天提前再去。  狼终于下楼来了,很和蔼地说道:“到我家里去坐坐吧?”  “不坐了,你很忙,我也有事。”黑兔边说边递给他一个厚厚的信封。  “不要不要不要。”狼环顾着左右,把信封推了回来。  “是一封信,麻烦你抽时间看看吧。”黑兔笑着说,又把信封递过去。  “那么厚一封信,好,我看看。”狼也笑了,“到家里坐坐吧?”  “不坐了,改天我们再坐吧。”  “改天我请你。”  回到家里,洗完澡,黑兔两口子就早早上床了。  “虚惊一场。”黑兔抱着夫人,在她脸上使劲亲了亲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  “滚开,你又吃了大蒜,臭死了,快去嚼个口香糖。”  “遵命。”黑兔说着,牵开毛巾被,露出屁股,放出一个长屁,婉转悠扬,起伏如波浪。  “几十岁了,还像小娃儿一样。”黑兔夫人嗔怒道。  嘿嘿嘿嘿嘿。黑兔笑了。  嘿嘿嘿嘿嘿。黑兔夫人也笑了。  又临近春节了,又到了一个拐角处,豺狼虎豹,鼠狗鸡猫,你都要想到,敬到,否则,就不是虚惊的问题了,就不知道还要遇到什么意外。    2009-1-13 共 40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检查前列腺脓肿的方式有那些
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
云南最好的癫痫专科医院

上一篇:珍惜10

下一篇: